STIR News• 狠攪社® ART 時尚藝文網路媒體

NO ART NO LIFE

NSO《漂流的音符》 編織異鄉生活的浪漫與寂寞

leave a comment »

「音樂之路是浪漫又孤獨的……」,道出了國家交響樂團(NSO)團員在外地求學的心聲。「NSO實驗音場」全新創意演出-《漂流的音符》,在李易修編導的創意理念下,15位NSO團員聯手,首度將音樂、肢體與多媒體三者交織,大肆揮灑,開創NSO在舞台上的嶄新呈現。

大學時期是中文系的學生,研究所轉攻「劇場藝術」的李易修,擔綱這次演出的編導,集結NSO成員的留學經驗,以音樂會與戲劇做結合,將樂曲與故事串聯,並在舞台後方投射大型影像,搭配故事情節起伏更迭,由開場曲目皮亞佐拉的《遺忘》低吟出前往異鄉的深沉哀愁,完整詮釋離鄉背景、追逐夢想的留學生活。

除了古典音樂的曲目,這次也有兩首首度發表的樂曲,一首是委託趙菁文創作的《那裡,是另一個漂泊的終點…》為小提琴、豎琴與電子音樂;另一首是帕噶尼尼第24號隨想曲,由NSO低音提琴首席傅永和所改編,配合這次題材,在給觀眾新鮮視覺體驗的同時,也有卓越的聽覺享受。

一向給人莊嚴形象,在舞台上不苟言笑的國家交響樂團,首次嘗試可愛俏皮的演出,配合音樂與劇情的創意,換上浴袍,敲打行李箱,洗手作羹湯,以啞劇的形式,構築流浪異國學子的生活片段,與異地生活獨有的寂寞與思念。

《漂流的音符》彩排照片(國家交響樂團提供)

《漂流的音符》彩排照片(國家交響樂團提供)

《漂流的音符》演出場地有四個出入口、三面舞台,團員除了需記牢上場順序、走位、道具擺置外,更要克服不常面對觀眾的害羞,雖然沒有台詞,但也因此必須在肢體語言部份做更強烈的表達,對他們來說是個全新的挑戰。

對於「跨界」的說法,李易修認為,「文化藝術跟生活是無法切割或分類的,我並不覺得有什麼『界』,音樂、戲劇、文學、舞蹈等,本來就是融合在一起的東西,是相互連結生命的板塊。」

早些年的台灣,將「跨界」這個詞定義的過於狹隘,可能是藝術家覺得好玩,或是玩不出新花樣所以去嘗試,甚至只是用來吸引票房的宣傳標籤。「對我來說跨界就像是不同的素材,個人依其需求選擇、取用、搭配及結合,呈現出最符合自己理想的創作。」

(本社記者許惠涵&林筱穎採訪報導)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stirnews

06/13/2009 於 00:59

張貼於跨界,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