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R News• 狠攪社® ART 時尚藝文網路媒體

NO ART NO LIFE

「抬頭一看,生活裡沒有任何美好的事」激發創作火苗

leave a comment »

藝術家在創作的過程中,或多或少皆需要一些情感的誘發來牽引創作的靈感,無論是內在的情感體悟或是外在的環境觸碰。因而,當心中泛起一波波面對生活中人、事、物所產生的不滿、不安、恐懼等焦慮情緒時,想找到宣洩、舒發的創作的動機與動力也就油然而生。

IMG_8492

策展人及參展藝術家合影:(從左至右)葉振宇、李基宏、賴志盛、簡子傑(策展人)、廖建忠、高俊宏、周文欽、劉和讓、邱學盟、吳思嶔、蘇育賢(曾鈴雅攝)

目前於誠品畫廊開展的「抬頭一看,生活裡沒有任何美好的事」台灣年輕藝術家11人群展,策展人簡子傑即是運用負面悲觀的字面,去試圖提出藝術家在創作上這種因負面情緒轉發成正面創作力量的思考。他解釋到「抬頭一看,生活裡沒有任何美好的事」此句話源自於一次針對獨立音樂與創意市集的發展與音樂人張培仁的採訪對談。張培仁提到:「年輕人有創作欲望、有爆發的可能,但當他們抬頭一看,卻發現所有美好的事都沒有在生活裡發生,於是這一代會將所謂的生活經驗轉化成創作,這是台灣最重要的資產」。簡子傑從此一段話中歸結出的關鍵想法來定義這場展覽最核心的概念-也正因為「抬頭一看,生活裡沒有任何美好的事」,所以年輕人想要創作!

IMG_8477

「抬頭一看,生活裡沒有任何美好的事」展覽空間一隅(曾鈴雅攝)

在這場實驗性質的展覽中,藝術家們以錄像、裝置、雕塑、攝影來呈現他們回應生活所見人、事、物所衍生的藝術觀點。作品並非探求什麼是「生活裡不美好的事」,而純粹單就他們的生活所感而創作。藝術家吳思嶔發覺每天皆會看到一些不起眼的昆蟲死在我們經過的路上及生活空間,因此他興起為這些死去的昆蟲製作仿真的墳墓,試圖在這個僞造的模型墳墓裡置入真實的死亡,從而微型化一場真實的日常死亡事件。於是他花了半年的時間收集到如蝴蝶、蛾、蜘蛛、甲蟲、螳螂等昆蟲為其製作了約214 大小不同的墳墓。透過這些模型化的墳墓,引發觀者對於如何看待「死亡」的思考。

吳思嶔,《墓園》,2009,透明樹脂、昆蟲屍體,尺寸不一 (曾鈴雅攝)

吳思嶔,《墓園》,2009,透明樹脂、昆蟲屍體,尺寸不一 (曾鈴雅攝)

藝術家周文欽的《單車失竊記之各有處境篇》中,他以自己單身失竊後整個報警協尋的過程為創作主軸;利用50年代義大利電影《單車失竊記》裡主角報案的過程電影片段與自己所拍攝的警員採訪紀錄片,共同對照及鋪陳出整個警察辦案的面貌。由於警察的辦案不力及對於案情的隱匿,激發他自己找出真相的動力;於是他私下向里長調閱監視器畫面、採訪偵辦警員,在抽絲剝繭的線索追查下,終於讓他逮到嫌犯、並策動群力促使早已知情的警察不得不將此慣犯趨逐出社區。這件作品讓我們看到藝術家積極的介入為社區做出貢獻,然而他的作品也讓我們不得不去思索一個真事事件的紀錄與藝術創作之間的距離關係。

周文欽,《單車失竊記之各有處境篇》,2009,文件、物件、錄像投影 15min (誠品畫廊提供)

周文欽,《單車失竊記之各有處境篇》,2009,文件、物件、錄像投影 15min (誠品畫廊提供)

藝術家邱學盟以《漂流的禱》為題,陳述自己居住於南投冷水坑的特殊生活經驗,以及自身在藝術領域尋找定位的心境及探索創作的歷程。邱學盟提到由於居住於高海拔的山區,水源取得不易,生活中常會因缺水而感到擔憂與無奈,因此「水」也成了他創作的來源主軸。加上自己所居住的房子由於隸屬政府國有土地,所以隨時可能搬遷的隱憂也讓他產生不安定的漂流感。因此他的作品以塑膠袋包覆水,內部放置與冷水坑有關的各種歷史事件照片,藉此隱喻一種在有限生存條件下對生活基礎與信仰感到懷疑的生命觀點;而此部作品也反射出藝術家自身在從事藝術創作之路中不斷尋找適從的信仰及反覆辯證自我、力求定位的不安與彷徨的心境路程。

邱學盟,《漂流的禱》,2009,塑膠袋、水、照片,尺寸依空間設置 (曾鈴雅攝)

邱學盟,《漂流的禱》,2009,塑膠袋、水、照片,尺寸依空間設置 (曾鈴雅攝)

藝術家廖建忠在展場中以大型美軍M1 坦克砲塔及哈雷重型機車兩件看似裝置及雕塑的作品來體現心中物質慾望實現的出口。《美麗戰爭》中的M1 坦克是許多國家皆想要採購的戰爭武器,台灣自然也是其中之一。所以藝術家以裝潢式的手法來搭建出一個M1坦克砲塔原型,表面彰顯權力機制的強大、無可動搖及僞善,底層也嘲諷慾望往往左右真實需求,就像台灣要真能買到一台就能保家衛國嗎?如果只是虛張聲勢不如不要。而另一件《機車人生》的哈雷則是藝術家夢寐以求的逸品,因為買不起所以興起自己製作一台的動力。他以腳踏車為基架,從回收場購買金屬零件及車輪自行建造而成;這台披著哈雷重型機車表皮的腳踏車,也隱喻著人們往往抵不住表面的誘惑而盲目的追求著徒有其表卻不真實的東西。

廖建中,《美麗戰爭》及《機車人生》,2009,木、PVC管、壓克力、五金、塗漆(曾鈴雅攝)

廖建中,《美麗戰爭》及《機車人生》,2009,木、PVC管、壓克力、五金、塗漆(曾鈴雅攝)

曾獲台新獎評審團特別獎的藝術家高俊宏,以「失敗者大敘事」為題在展場中搭建出一棟三個不同建築立面的小皇宮,提出在強勢歐洲氛圍衝擊下,亞洲殖民城市該如何自我定位的反思。他參照台灣總統府、印尼牙加逹博物館、印度孟門印度門三個代表地方最高精神中心及歷史價值的建築形式,將其拆解並且再拼貼成如同給兒童玩耍的小城堡,藉此嘲諷過去西方殖民統治國家的威權早已瓦解,但也同時呼籲這三個曾被被統治過的殖民國家雖然仍保有過去西方統治的文化影響,卻也必須在時代的進步中創造出自我應有的國家特色與文化特質。他的作品雖然以「失敗者」來隱喻這三個國家,但卻也如同「抬頭一看,生活裡沒有任何美好的事」一樣,皆在以負面的詞義,強調「失敗者也因其失販而在求進步的目標下,得以靠著不斷發展自我而逆轉成成功的一方。」

高俊宏,《失敗者大敘事》,2009,木作:50(L)x260(W)x330(H)cm(曾鈴雅攝)

高俊宏,《失敗者大敘事》,2009,木作:50(L)x260(W)x330(H)cm(曾鈴雅攝)

綜覽此展11件作品,不難感覺到藝術家刻意低調自我,而從一個記錄媒體的客觀角度去詮釋自己的觀感;就像轉到11個不同的頻道而看了11個不同版本的生活新聞事件紀錄。對於作品沒有太深刻的情感刻畫、沒有太強列的政治情結、也沒有太激進的抗爭訴求,如果以翻轉展覽主題字面的正向角度去觀賞此次11位參展藝術家的作品,站在純綷「就是想要創作」的角度,也更能淡然的去看出藝術家的創作姿態,及作品想要表逹的各種思緒脈絡。

(本社記者曾鈴雅&林筱穎採訪報導)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stirnews

07/08/2009 於 10:00

張貼於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