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R News• 狠攪社® ART 時尚藝文網路媒體

NO ART NO LIFE

王挺宇《世界之謎》 八卦媒體再現的社會迷思

leave a comment »

「就在藝術空間」暑期個展-王挺宇《世界之謎》,共有11幅系列作品,王挺宇是去年以數位輸出作品《目費仁波切靈視攝影─最後風景系列》獲台北美術獎肯定的年輕藝術家,善於超現實主義的「表象」畫風,單一色調的攝像畫作即是這次展覽最明顯的特色,他將畫中人物置入災區或是觀光勝地的某個情境,讓這些假自然奇觀顯像,挑戰先驗觀念:眼見為憑?如何確知眼前所看到的一切就是真實?

About ‘World Mystery’

王挺宇發現八卦媒體慣於捕捉某種特定畫面,如擁抱親吻、獵人捧著獵物、漁夫捧著大魚等「偽自然現象」,而這些現象往往是大眾用來認識世界的重要符號,由此可知,傳播媒體可說是大眾看見世界的唯一窗口,多數人對外在世界的認知,多是藉由少數媒體從業人員的主觀篩選和選擇性的呈現,這也是王挺宇在《世界之謎》中想要表達一件事實-媒介真實並不等於社會真實。

畫作是共通性拼貼的結果

《雷殞山》和《捕魚奇蹟》擺置在展場最醒目的地方,這兩幅皆是炫耀戰利品的攝影圖像的畫作-獵人與獵物的集體留影,王挺宇將攝影和類於電影情境的攝影鏡頭,以單色調顏料拼貼後「輸出」,他表示繪畫是單一視野,能夠將不同人物、時間和地點所發生的一切「無縫」接合在同一畫面,象徵圖式化時代的來臨,將建構與瓦解都異常迅速的世界,產生共通性拼貼的串連。

單一色調 各有表述

《雷殞山》和《捕魚奇蹟》構圖和想法相似度極高,卻因色調的全然不同而使觀者產生差異的感觸:《雷殞山》使用冷色調,給人冷酷血腥的捕殺意象;《捕魚奇蹟》以暖色調填滿,表達漁獲豐收的喜悅,王挺宇說這樣的用色全是憑著自身對顏料的感覺去選擇。

然而為什麼一對對情侶出沒的海灘也使用冷色調鋪陳?王挺宇解釋,「談戀愛乍看之下是很熱烈又美好的事,但仔細觀察會發現他們都在暗處搞七捻三」,即使是達官顯貴,私底下也未必如此高尚,而這些情色畫面在八卦媒體的鏡頭下一覽無遺,王挺宇將這些常在報刊出現的舉動,集合拼貼在畫框內,由漂浮在湖泊上方的水晶,象徵媒體的聚焦和關注,及傳播體系下擷取特定畫面的不約而同的默契。

繪畫的復仇

古時人們依賴繪畫紀錄真實,如朝廷差役靠著手繪肖像畫追捕犯人,「現代人以攝影取代繪畫最初的功能,認為攝像足以再現真實,而繪畫在今日轉而成為藝術欣賞的作品,講究筆觸與用色,讓人漸漸淡忘了它與世界真實的相關性,」但有一點不能忘記,「相較於攝影,繪畫反而較能被大眾接受與說服,如此堂皇的捏造真實,低調的粉飾太平,將攝影以繪畫的軟性方式呈現得更具體」,這就是王挺宇所謂之「繪畫的復仇」。

(本社記者許惠涵&林筱穎採訪報導)

廣告

Written by stirnews

07/08/2009 於 10:00

張貼於,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