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R News• 狠攪社® ART 時尚藝文網路媒體

NO ART NO LIFE

《黃羊川計畫》 周慶輝拼貼出科技的「野想」

leave a comment »

「黃羊川」相信是個大家都不再陌生的地方。慣於紀實攝影的周慶輝,原本以紀錄溫世仁善舉為出發點前往黃羊川,卻在當地發現更具有藝術爆發力的題材-黃羊川的孩子們對於電腦的想像,他們渴求科技的夢想,被周慶輝逐一擷取,在轉化和拼貼後,成了介於攝影與繪畫之間、介於時尚與落後之間、介於現實與夢想之間的「野想」。

感念溫世仁的善舉

「一個人有再大的權力、財富和再高的智慧,如果沒有學會去關懷別人、去愛別人,那他的生命還有多少意義?」畢生致力於縮小貧富差距的溫世仁,一生不間斷的協助弱勢團體、關懷社會,包括「黃羊川」這個位於中國大陸河西走廊的甘肅小村落,在經由溫世仁的援助下,為這個與「科技」無關的荒涼地帶注入生命力,孩子們在學校可以使用電腦,且可透過網路接觸到未曾到達的世界,拓展了視野也豐富想像空間。

這樣的公益精神也是周慶輝的《黃羊川計畫》所欲紀錄的,2006年他毅然決然扛著大型的4×5相機,走入被黃土覆沒的河西走廊,借住黃羊川荒廢的車站售票處,在當地搭建臨時攝影棚,精挑細選一群具有電腦夢的小童星,展開為期兩年的拍攝計畫。

直視瞳孔留下的訊息

周慶輝 「野想I」(北美館提供)

周慶輝 「野想I」(北美館提供)

曾經也是媒體從業人員的周慶輝,運用對報導攝影的觀察力,以肖像畫的形式拍出孩子的模樣,並擷取他們對於電腦的夢想,將其繪本影像投映在瞳孔中。這些面部被過度放大的孩童,連皮膚肌理都清晰可見,他們眼中散發出對科技透亮的想像和渴望,龜裂的嘴唇與擱置在一旁的乾癟的雙手說明著生活環境的惡劣,如此的反差有著令人瞠目的視覺衝擊。

很多人好奇,為什麼這些小孩都面無表情?周慶輝表示,笑容也是刻意雕塑出來的假象,「打從一開始我就要求他們不要有任何表情,單純的直視前方就好,因為當一個人笑的時候,他能給的訊息就少了」,他希望能藉由拿掉表面訊息,引發觀者對作品的多重闡釋。

攝影還是繪畫?

前兩次的創作皆是以黑白攝像呈現主題,這次《黃羊川計畫》是周慶輝首度以彩色攝影作品展出,將象徵「科技」的色彩,與居住在單色調黃土高原的孩童繽紛的衣著相互輝映,呈現出一種難以歸類的當代攝影風格;並且周慶輝捨棄攝影紙材,選擇純棉美術紙,捕捉超越現實的色彩與形影,讓影像在鏡頭下「逼真」似繪畫。

周慶輝在最後仍舊以黑白照片展示出這些孩子的居住空間,照片中沒有人像,但有人跡。從這些照片中不難看出這樣的物質生活條件,與今日中國沿海地區的鴻溝有多明顯,在溫世仁之後,還有沒有人願意傾囊致力於弭平城鄉差距,學者顧錚指出「現實世界的複雜程度,其實遠遠超出許多理想主義者的想像」,其現實性何在,確實值得讓人深思。

(本社記者許惠涵&林筱穎採訪報導)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stirnews

07/22/2009 於 10:00

張貼於,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