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R News• 狠攪社® ART 時尚藝文網路媒體

NO ART NO LIFE

華山居家美學季 重整人對「家」的概念

leave a comment »

華山季節風的秋季檔這次吹起了居家美學,「『想家』裝置藝術展」中特別邀請了14位國內老中青三代空間設計師分別利用一只木頭箱打造對於「家」的個人概念,同時首次整合國內10家精品傢具業者的設計師單椅作品,企圖喚醒人群對一把椅子的堅持也能造就家中一座微型的獨特建築。時逢八八水災國殤時期主辦單位文建會更商請傢具業者提供單椅作為義賣商品,開幕酒會的VIP之夜現場藝人張瑞竹及凱渥模特兒等數人共同與會,模特兒隋棠更當場義賣簽名活動T恤一件,另外,還有迷你版紙單椅義賣,全數收入金額將捐給家扶中心作為賑災之用。

一只木頭箱如何喚起「想家」的情緒?

策展人朱志康表示,每一個人的家都應該是獨一無二的,不該只是千篇一律地從建築雜誌裡挑選照本宣科的成品,而應該是在其空間中生活的人們連帶出來的一股生活中的氣味。生活是一連串的動作,動作的貫性來自於人與空間的互動模式,於是設計師們在這個環節中的重要性更勝過於藝術家,他們必須在人與空間中相互的細微末節中找出一個邏輯性的關係,好產生一連串何以人對空間產生依戀與歸屬感的精神狀態。因此,這場以「家」為名的裝置藝術展特別邀請國內重要的空間設計師們跨刀,實為重要。只是,這一次不是比誰的創意好,設計佳,而是讓這一群設計師在分配到一只木箱後,擺脫以往設計的手法回溯自我對「家」的體認,利用木箱的特性、肌理、形狀、大小來具體呈現自己對「家」這個概念的解讀。

江文代

Portrait of Life 華山季節風提供

Portrait of Life 江文代(華山季節風提供)

對江文代這位長時間作為異鄉遊子的人來說,家的概念就像在盛裝回憶的木箱中翻箱倒櫃後,精挑細選出來的片刻回憶。無法平鋪直述的個人記憶,藉由一張張平面照片與後製的視覺整理後,誠實地進行感受與視覺片段的對比,在排列順序下進行堆疊整理並加以重組。江文代褪去空間設計師的頭銜,拾起藝術家的身分,開始反省內心深層的重點時刻,即便私人世界的祕密由不得觀者跟隨,卻在一隅隅無人風景的場面裡引發人在當下挖掘屬於個人的私密感受,因此對江文代而言,就算是一張在鏡頭裡馳騁天際的飛機,「也許總會勾起許多異鄉人想回家的心情吧」她說。如此一來任憑觀者秉持其獨特解讀畫面和感受的能力,江文代把自己的故事保留,畢竟,在私領域中的此時此刻共同分享也不再那麼重要。

林琮然

人。家   林琮然  華山季節風提供

人。家 林琮然(華山季節風提供)

對空間設計師來說如何讓人與空間自然契合的互動是每一次工作的首要目標。而空間的價值憑藉人類的行為與動作而有所改變,空間的單獨存在既是不可能的,因此利用一只木箱提煉出所謂家的概念,勢必要有人的參與與行為的共同展現。在最儉約的呈現底下,抱持家是隔絕自身與他人的私有領域,同時也能是呼朋引伴的享樂的空間環境,林琮然和影像工作者比爾賈跨界領域的作品「人。家」,就是一件灌風膨脹的半透明白色膠囊狀的隨性空間,造就木箱成為空間與外界互通的唯一的管道,藉由如此臨界點的設置,使得這個膠囊空間變得獨特且唯一,人們同時可以藉由穿梭木箱的行為後體會內在與外在環境的差別,尤以比爾賈製作的影像投影營造出空間中虛幻的色彩與燈光的照映跳動,描述人在空間裡隨著氛圍時而起伏的心情轉變。

趙璽

回家  趙璽 (華山季節風提供)

回家 趙璽 (華山季節風提供)

小時侯的家所擁有的氣味通常會伴隨人成長一輩子,當時街頭巷隅的公寓樓房,每到放學時間傳來陣陣燒飯的香味,孩子們排著路隊嘰嘰渣渣地在路上喧鬧。站在家門前,手指按下了電鈴,那頭傳來熟悉的聲音「誰?」、「是我!」在簡單的一問一答之後「嗶!」地一聲,門就開了。這些過去看似自然不過的家人互動,卻已在現代的都市生活中難能可貴。監視器、感應磁卡和電鎖,回家的方式不用再經過家人之間的確認和協助;電腦、遙控器和電視機,迎接著回到家的每一個人,昔日穿梭在家裡的人的氣味逐漸被冰冷無生命的科技產品所取代。家人之間的關係,越來越稀薄、越來越平淡,這讓人疑惑所謂「家」的本質,以及究竟住在一個屋簷下的是家人還是僅是室友?今非昔比,設計師回味曾經有過回家的感動,也讓每一個觀者多了體驗和思考的瞬間。

劉國滄

想「家」 劉國滄  (林筱穎攝)

想「家」 劉國滄 (林筱穎攝)

2008年代表台灣參加威尼斯雙年展的劉國滄,一直以來在藝術界稱為建築師,卻在建築界稱為藝術家。這次為了想「家」的主題,創作出藝術中的微型建築-紙單椅,九把紙單椅與紅線和石頭的連結,雖然直接省略與其他設計師同樣被分配到的木箱,但是他的作品反而更加融合了這次展場的多元主題,在單椅精品展中也贏得場面的掌聲,文建會主委黃碧端也讚不絕口。劉國滄發揮自己的建築實務技術,證明紙做的椅子也可以在結構精良的狀態下承受200公斤左右的重量。一體成型的紙單椅上頭,每一個重要的折線皆缺一不可,好比當一個家形成的當下,勢必也有必然重要性無法取代的折線在支撐。而究竟那些作為家的折線的重要存在為何?乃是劉國滄的作品背後留給大家心中的迴響。

吳亞林

Honey, I'm home!  吳亞林 (華山季節風提供)

Honey, I'm home! 吳亞林 (華山季節風提供)

從小在國外長時間過著遷徙的日子長大的吳亞林,對於自己的國籍、血液或著自身所背負的文化沒有一個確定的歸屬感。這使得他的作品比起其他的設計師多了一份豁達開放的態度,一直以來四海為家的生活經驗,每到一個新的地方一個棲身之所就是他心裡的家,藉由一扇門的形體詮釋所謂家的概念,即使身處異鄉只要對四周的感受是熟悉習慣的,那扇門所代表的就是一個家。也因此作品中運用鏡子反射每一個觀者的模樣,鏡裡鏡外的兩個世界都有相同的門開啓,無論試圖從哪一個方向走近這扇門,鏡面中映照出來的自身只要是全然的自己,那就是吳亞林的容身之處。

(本社記者林筱穎採訪報導)

廣告

Written by stirnews

09/02/2009 於 10:00

張貼於裝置, 跨界, , 建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