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R News• 狠攪社® ART 時尚藝文網路媒體

NO ART NO LIFE

童話的寓言- – – 楊納.穆磊雙個展

leave a comment »

穆磊和楊納的相遇,從一開始就是一個童話故事。

藝術家穆磊與楊納、童話寓言策展人陸蓉之、形而上畫廊負責人黃慈美

藝術家穆磊與楊納、童話寓言策展人陸蓉之、形而上畫廊負責人黃慈美(左起 林筱穎攝)

楊納和穆磊皆畢業於重慶四川美院,在當代藝術圈內,他們是新人,但是在國內外的收藏圈,可說是炙手可熱的紅人,尤其是楊納,納納的童話故事為她在短期內創造了一個楊納傳奇。楊納畫裡的那個“納納”,是她自己虛擬的化身,身處在充斥大量廣告與商業行為的現代社會,人物角色在物質主義的推進,人性欲望也不斷擴增,終始無法被滿足。而穆磊畫中的精靈,也是依照真實生活中楊納的形象所鋪陳的行為虛擬化,試圖營造觀者會在想法上感到意外的畫面,強調在工業革命之後,藉由科技的躍進一次又一次顛覆了人們的生活,這對正好目睹中國社會經濟起飛轉變的穆磊來說,那些在生活中熟悉且感興趣的東西全部碰撞一起後誕生出新的火花期望提供大眾一些反思的機會。他們倆讓觀者在賞畫過程中,產生各種的情緒拉鋸和失重,使得畫面的「時間感」變焦進而失焦,變得滄桑和悠遠。

穆磊 荷葉童子 180cm×250cm 2008 油畫

穆磊 荷葉童子 180cm×250cm 2008 油畫

楊納 當淚水浸濕了大海   200x115cm 2009 油畫

楊納 當淚水浸濕了大海 200x115cm 2009 油畫

穆磊作品中乖巧、活潑的楊納,對應的是具有威脅和毀壞力量的B2戰機。這種弱對強,一對多的不平衡鬥爭,用來表達這一代中國年輕人面對強勢外來文明的心理反應,他在畫中添加螺旋狀的祥雲、可以看見任何隱形物件的墨鏡、護身用的氣球、太極頭盔等,他使筆下的戰爭甜美化,以柔性的張力,來喻示外來文化強權下,自己的文明能夠一樣精彩和吸引人。

楊納在她的畫作裡,創造了一個以自己形象為變形的“納納”,去面對眼花繚亂的浮華世界。納納,有一副像模特兒一樣瘦削的身軀,但是卻擁有夢想的豐滿上圍。納納那張不可思議的臉孔,是楊納畫風的一大特色。她把家裡愛犬的狗鼻子,配上一對神情迷離、陶醉和嫵媚的眼睛,以及一張嬌豔欲滴充滿誘感的豐唇小口,以最最時尚流行的化妝術,表現一種充滿矛盾、異質,甚至帶有一點病態的青春美。常常被許多像精蟲那樣蠕動體包圍的納納,是稚嫩無助的,坐擁晶瑩珠寶的納納,是愛慕虛榮的,就是這張交織著年輕無辜又矯揉世故的臉,吸引了無數在她畫面前的觀者,一不小心就愛上那虛擬的青春偶像。

人如其畫的天生麗質,楊納沈靜外表下火熱的創作欲望,絕對不是一般的美女可以項背。然而她冷靜的思緒,像她畫裡遊動的魚或精蟲,總有特定的目標和詭魅難測的隱匿深意,也很難以動漫美學(Animamix)簡單地圈住她的風格表現。在變幻莫測之間,楊納和納納有時也撲朔迷離難以切割。繁華似錦的畫境裡,楊納的創作,充滿了複雜的隱喻和企圖心,她的圖式語言是棉裡藏針,刁鑽的譏諷和揶揄。

楊納 回頭是岸  115×200cm 2009 油畫

楊納 回頭是岸 115×200cm 2009 油畫

希臘英雄Ulysses在海域的漂流,大海是他還鄉的歸路,卻也是他的歷經險難阻絕的試練。海洋與Ulysses的關係是矛盾的。藝術家和創作之間關係,在現實生活中也常常是充滿矛盾和挑戰的。當穆磊遇到楊納,他們倆結伴在當代藝術的大海中浮沈,用他們的童話故事,找到了誓師長征的理由。觀照一己的生命,觀照族群的生命,觀照人類的生命,正是穆磊和楊納對自身文化認同的好奇與敏感,同時也是他們對目前生存時代環境的質疑與反省。儘管他們的畫面看起來可能是華麗的、柔美的甚至是可愛的,但是溫柔底下所隱藏的巨大張力,才是他們的追求。

穆磊和楊納看似童話的作品,更多的是警世的寓言。

(本社記者許惠涵&林筱穎採訪報導)

廣告

Written by stirnews

09/23/2009 於 22:00

張貼於,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