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R News• 狠攪社® ART 時尚藝文網路媒體

NO ART NO LIFE

後地方:地方性的逆轉

leave a comment »


 
「地方性」(Topos)是台灣當代藝術面對「國際化」與「全球化」時,首當其衝的一個核心面向,然而「地方性」在近二十年的發展中卻越來越流於僵化的定義,除了過於陳舊、無法因應新的社會現狀,同時在當今全球化消費社會的流通中逐漸趨向同一化。「地方性」不再是意味著迫切需要捍衛的本質,也不再是相對地作為一種對於「邊緣」的指稱;「地方性」在「流態社會」(by Zygmunt Baumann)與「柔變人性」(by Brian Holmes)的狀態下,變成一種通過行動「令地點生成」的創造性。「後地方」不再是拓樸地摸索著空間或地表的連續性,而是油然而生地屬於當下的「地方」。

日常生活中關於地方性的概念與觀點,可以通過許多途徑中獲得,我們接受著他人告知自己所在之地──城市或國度──為何,也被告知身為這個地方的一份子會是什麼模樣。那麼,當代藝術的行動怎麼對這些進行新的「刺激」?就某種程度而言,當代藝術無力在消費社會的結構中生產巨型的有效反抗,這樣說並不是悲觀的感嘆,而提示著必要在消費系統之外尋求可能性,或是與消費的相對性速度進行競爭,也就是要創造未能被消費的「地方性」。積極地說,我們可以從一些不被明確定義的地點(position)開始,或者由一個定點形成區位(location)的差異性開始,這就是我們稱之為「後地方」的「自成地方」(place-in-itself)。

【後地方】展覽的特殊性,應該就在於「後地方」的概念並非一種前衛性的概念,也不源自國際上的藝術議題,而是從藝術家所開啟的可能性,以及與藝術密切相鄰的環境特質這兩個面向的思考出發漸次成形。首先,挑戰的就是「展場」的概念,【後地方】便試著以這概念內容的想像為出發點,既非單一展場,也不是多展場,而是「如何形成展場」,首先就圍繞著台北當代館,並依附著當代館的資源與權力脈絡,進行「潛在結構」的創生,分別是當代館廣場、MOCA Studio、捷運中山地下書街、田園城市地下室、葉偉立埔心工作室、後地方丸(POST.O Maru)、大港口升火工作室(Art Zone);而藝術家或藝術團隊則各自提供著不同的「地方性」衍生計畫,其中包含有「在地深耕」的地方性、「歷史記憶」的地方性,也有「傳說」或「科幻」的地方性,還有跨國團隊現地發生的地方性,或是以生命場域和身份移轉所表達的地方性、虛構生命狀態、置身異地的地方性與「外掛」方式進行地方性的連結,甚至有訊息流通與展示(由策展團隊負責)的地方性;最後,則將面對地方性在時間上的可能性,這一部分將通過後續的各種介面與活動延續。所有的努力都是為了「重新」進行討論,而且,討論即是一種地方性的記錄:這是「測」展(cal-curating)的起點。

參展藝術家:i/ O、SUMO STUDIO、白 雙全、朱 賢旭、林 仁達、林 鳳美、邱 承宏、泉 太郎、許家維、葉偉立、復興漢工作室、楊 俊、劉 吉雄、饒 加恩 │ 外掛藝術家:林 仁達、萬德鐵人組、徐 文瑞、楊 俊
策展團隊:黃建宏+ 打開-當代藝術工作站
【後地方】官方網站

廣告

Written by stirnews

09/30/2009 於 12:02

張貼於裝置, 跨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